奇瑞农机频曝质量问题农户称别人干活我们修车

作者:luofan  本站发布时间:2015-10-15 13:50收藏
  在传统农耕农业走向大规模机器替代化生产的同时,劳动力得到了极大的解放,生产效率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。这本是一件多方受益的好事情,但最近两年,河南、内蒙古以及安徽的众多农户却显得有些高兴不起来,原因是他们采购的奇瑞农机频频出现了质量问题,不仅耽误了生产,在维权时也遇到了一定的难题。
  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连日来辗转数省,调查采访了上述三地的部分农机户、经销商以相关各方,在奇瑞农机顶着国家农机补贴光环却不断出现质量问题时,大家都有着自己的“苦衷”。
  
  问题农机之内蒙古篇
  
  维修无配件只能拆整机?奇瑞重工称会全部整改
  
  5月底,内蒙古通辽市西南部奈曼旗,在北方充足的阳光“福荫”下,到处是长势正旺的玉米(1798,11.00,0.62%)。
  
  奈曼旗农机局主管农机业务的徐力局长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全旗350多万亩耕地有90%的耕地种植玉米。“奈曼旗农民世代种玉米,得益于国家的农机补贴政策,这几年农机才到奈曼旗。”徐力介绍,去年,奈曼旗共新增215台玉米收割机,获得了500万元的国家农机补贴,其中就包括奇瑞品牌的农机。
  
  2012年是奇瑞农机到达奈曼旗的第一年,仅奈曼旗就销售了30多辆,加上邻近的开鲁县共有70多台,价值达两千多万元。但没想到的是,仅记者统计到的这部分销售中,约80%的奇瑞玉米收割机出现了各种故障。
  
  “干一天活修一天车”/
  
  去年7月,八仙筒镇农民张洪涛从当地经销商订了一款奇瑞农机,标价是31万多元,张洪涛说:“由于国家补贴8.4万元,自己掏了23万元多就能买到。”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第一次使用奇瑞农机就问题不断。
  
  张洪涛说,他第一次试车时就出现了问题,开始只是扒皮滚子不适合当地的玉米收割,“奇瑞的扒皮滚子都是铁的,我把其中部分扒皮滚子换成了塑料(8445,-75.00,-0.88%)的才解决了问题。”
  
  这只是问题的开始,到了玉米收割的10月,他的农机故障率越来越高,“下地几个小时就要修一次车,提升器的推板容易坏,二次拉茎杆换了几次,风机坏更是家常便饭。”
  
  八仙筒镇农民董春波也出现了这个问题,他买了两台奇瑞收割机,“基本上就没有干什么活,干一天活修一天车。”
  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在奈曼旗,能统计到的34台玉米收割机中故障机器就达到30台。另外,开鲁县农民靳永超告诉记者,当地共37台农机车,他统计到33台都是这些问题,“只要是奇瑞农机,基本上整村覆没”。
  
  用户称奇瑞农机说明书“失踪”/
  
  在董春波家的大院里,记者见到了他的两台奇瑞农机,农机的部分机身已经生锈,尤其是割台锈迹斑斑。
  
  董春波称,农机买来时就没有说明书,其他农机主也是都如此。他们获得的只有一张有着奇瑞LOGO的“产品合格证”。经销商说因为奇瑞农机卖得火,说明书断货了。而农机出现问题后,他与其他农民索要说明书,对方则答复称没有说明书。
  
  记者只在开鲁县农民处找到了说明书,但是说明书十分模糊。张洪涛仔细核对了说明书与自己的收获机,发现很多虽然说的是同一款机器,“但卸粮仓和我们车都不是一回事。”他举例说,第83页籽粒出口构造不是说自己的车,“剩下的内容倒像是按巨明收割机说明书改的。”
  
  董春波是农机大户,他除了两台奇瑞,还有四台“勇猛收割机”,勇猛收割机不仅有说明书、还有三包服务维修凭证,另外,还有一本厚厚的“零件图册”。
  
  当地一名经销奇瑞农机和另款农机的经销商也发现,修车几乎是当地所有奇瑞农机用户共同面临的问题,农机的运转有其特殊性,往往是农忙时节这个月特别忙,其他时间都放在家里,而农机的售后也集中在这段时间。
  
  为获配件运来整机供拆卸?/
  
  奇瑞农机用户们发现,奇瑞农机的问题除了损坏率高外,更主要的问题是没有配件,“像轴承皮带这些东西还好办,但有些配件买都买不到。”
  
  不过,吉林机械工程师李玉福告诉记者,链条、轴承、皮带等不算是配件,因为生产的规格都大同小异,“所谓配件是农机上的割台、液压阀、风机等,因为有专利,或者有不同的规格,普通厂一般不会生产也无法生产。”
  
  张洪涛说,因为有些配件买不到,他只能到车间去订做,“奇瑞的配件很不齐全,还不如最普通的车型,有些配件根本找不到。”
  
  而2012年10月中下旬,开鲁县和奈曼旗的奇瑞经销商直接拉来了几台奇瑞农机车,停放在经销商大院里,供大家拆零配件。张洪涛说:“我是在奈曼旗买的车,但因为周边县都坏了,所以奇瑞售后的原则就是就近原则,离哪近就到哪去拆,我就直接到开鲁拆车。”
  
  在开鲁县宏丰农业机械制造公司的大院里,就停放着三台被拆的收割机。记者看到,这几台农机只有些骨架,地面上到处堆放着铁皮,车身的重要零配件大多都已拆走。
  
  在机械业人士看来,为了获得配件而拆掉整台机械是个天大的笑话。李玉福说:“这些配件的总价值加上飞机空运都不会超过10万元,而三台机器的市场售价达到100万元,奇瑞重工为何舍得这些机器,只能解释说他们没有配件。”
  
  农机用户对整改存疑/
  
  奇瑞农机的经销商现在也承认了农机有问题,但只表示要“整改”。
  
  去年,经销商曾在奈曼旗召回了10多辆车,“奇瑞重工也曾派来过一位金姓经理。”董春波回忆,当时农机出现损坏,经理说你别灰心,一起努力,“等这个秋天过了厂子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。”但是董春波至今也没见到经理,他们也拒绝整改。
  
  5月26日,记者以农机用户的身份询问奇瑞重工东北片区郑经理,他表示6月5日奇瑞重工会全部整改,解决所有问题,但也明确表示“不会换车只是换零件”。提到部分用户的整车变形时,郑经理说,“整车是不会变形的,如果说变形那你要给出结论。”
  
  对于整改,农机户们始终有疑虑。李玉福也认为,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机车的钢材(1837,4.00,0.22%)不厚实,他认为整改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“除非重新换。”
  
  如今那批召回整改的车送回来了,但不知道效果。董春波说:“因为玉米没有了,无法检测。”
  
  当地农民还找到农机部门投诉,对方答复称“有国家农机补贴无法执法”。而徐力也证实了这点,农机局最大的处理方法是农机产品质量问卷调查时有公布权,“如果产品质量不合格,只有内蒙古自治区农机部门对产品有暂缓补贴权。”
  
  他表示,当地农机都是有补贴的,质量与补贴不补贴没有什么关系,买农机也是由农民定。
  
  当地农机主管部门无法维权,几个农民还找到了奇瑞的总部,而客服电话经常会问“经过鉴定了吗?”张洪涛说:“根本不用鉴定,你的车试验车都达不到。”但让他为难的是,这些车都有质量合格证。
  
  记者曾以农机受害者的身份咨询奇瑞重工芜湖总部,对方称需要提供详细信息,以及将车损坏的具体描述报过去才能给出解决方案。不过,尹四说,他不仅将车的详细信息汇报过去,而且还将农机的照片和说明信快递给了芜湖总部,但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。
  
  问题农机之河南篇
  
  “现代麦客”的烦恼:麦收时节 奇瑞农机“掉链子”
  
  时下正值麦子成熟季节,一批“现代麦客”们又开始忙碌了。这些驾驶着农机的农民,取代了以往肩背镰刀的传统麦客,从南到北抢收麦子。
  
  但今年,这些麦客们有了新的烦恼,他们购买的农机频频出现质量问题,导致多地出现农机荒。而这些问题农机大多都出自同一个厂家——获得国家补贴、被农业部重点推广,并有袁隆平做特约顾问的奇瑞重工。
  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调查了解到,这些农机故障率高,而且出现故障后存在维修难等情况,多地农民认为农机存在的严重质量问题。
  
  奇瑞农机成麦客“心病”
  
  6月初,河南开封县的小麦已经熟透。此时,西姜寨乡金盔李村的村民正焦急地等待着农机,天气预报说近期有雨,如果这些小麦不在雨季到来前收割,可能会烂在地里,一年的收成也要落空。
  
  金盔李村有几百亩土地,村民们全指望着“麦客”王连意家的收割机,而王连意为了迎接这次麦收,也早早地作了准备,他花了1600块钱为农机安装了空调,又花了1400多元为农机更换各种配件。但是,这次奇瑞农机又“掉链子”了。
  
  6月2日,王连意正式开工,干完了一整天活,但没想到第二天奇瑞农机就坏在了地里头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赶至现场时,偌大的麦地只割了一个小口子,农机躺在地头无法动弹。这台农机车身标有奇瑞农机等字样。“现在才两天就坏了,不知往后怎么办。”王连意说。
  
  王连意家的这台奇瑞农机市场价格为7万多元,国家补贴1万多元,王连意以6万元的价格买了这台农机。但是因为农机的损坏率高,刨去修车费、油料费,两年间,他前后只赚了5000多块钱。
  
  因为问题不断,王连意称,自己的农机都成了别人的笑话。而当地一位经销商也证实,因为奇瑞的问题多,现在他的市场不在河南,而是到省外售卖。
  
  在未透露身份的情况下,记者来到开封市鑫源农机经销商处采访,鑫源农机有关负责人称,奇瑞农机质量没有问题,“现在卖断货了,至少卖了几百台。”不过,当地农民朱义国称,根本不可能卖出这么多,很多农民早在几年前就已购置了农机,整个开封地区也无法容纳如此多的农机。
  
  售后和发动机厂家“互掐”
  
  瑞丰牌农机是奇瑞农机的老品牌,而今年起,奇瑞重工陆续推出了谷王系列收割机,喂入量从3KG慢慢提高到5KG。其中,4LZ-5B(5B表示喂入量5KG)自走式谷物收割机是奇瑞重工的主打品牌之一,奇瑞重工官方微博曾称,奇瑞重工产品供不应求的热销形势持续升温。
  
  但记者发现,这款机器曝出不少质量问题。在河南驻马店水屯镇王庄村,记者在现场观察了奇瑞谷王5B的工作场景,与附近一台收割机相比,割麦的速度明显要慢。
  
  王雨(化名)就是这台奇瑞谷王的车主,因为奇瑞答应给他换一个发动机,所以他不希望公开自己姓名。他表示,5月份机子买来后问题不断,三天两头在维修,现在到了农忙季节只能是白天干活,晚上修车,“农机先是发动机冒青烟,后来换了个泵,再后来打不着火,于是售后又换了起动器,再有就是水箱的水高温,别的机器水温一般是在74度,而我的则是80多度,后来又把接温机拆了。”
  
  在现场收割作业的农机中,附近麦田就是福田的谷神收割机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对两台收割机的作业情况进行了统计,如果是在同一起点出发,200来米的地块福田农机跑完了,而谷王还在100米附近。
  
  王雨告诉记者,那台福田农机只有90马力4KG的喂入量,跑起来比谷王快一倍,别人一天要割100多亩麦,他一天最多割70亩,而且耗油量也大,每亩收费40元,收入2800元,但要耗掉1300元的油。
  
  王雨说,现在割了10来天麦子,奇瑞售后每天都来人检查维修,但就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。在10多天时间里,除了奇瑞售后,他还叫来了发动机的厂家。“奇瑞售后人员说是发动机的功率不够,而发动机厂方说是奇瑞农机的设计不合理,互相扯皮。”6月4日,记者在当地采访时,奇瑞售后已答应给王雨更换发动机,但这样会耽误不少活。
  
  问题农机之安徽篇
  
  “耕王”变“坑王”:奇瑞拖拉机成批“生病”
  
  6月7日,杨治财又一次开始修车。当地的秧苗已经长出了一寸来高,但他的地还有一半没有翻耕,因为自己的拖拉机频出故障,他已耽误了当地的播种季节。
  
  杨治财是安徽当涂县年陡乡的农民,去年,在外打工的他回乡承包了500亩土地,准备大干一场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一辆“坑爹”的拖拉机,让他憋足了的干劲和信心荡然无存。
  
  杨治财购买的这台拖拉机,俗称奇瑞耕王,产地为河南瑞创通用机械公司(隶属于奇瑞重工)。购机票据显示,拖拉机售价为6.32万元,补贴为1.9万元,杨治财实付4.42万元。销货单位为马鞍山鼎盛汽车销售有限公司。
  
  拖拉机的四次大修
  
  2012年9月,杨治财买了这款拖拉机,但拖拉机在使用的第三天就坏了。“最初是拖拉机的方向盘失灵,到了田里不听指挥。”因为拖拉机是液压方向盘,奇瑞售后人员过来后,将液压器全部拆下来诊断,忙活了6个小时都没有找到问题。
  
  按照正常速度,拖拉机一天可以犁地五六十亩,但这一天杨治财只耕了几亩地。第二天,维修人员带来了配件,将方向系统重新装配才总算能正常使用,但是已耽误了他两天的时间。
  
  一切还只是开始。为了赶种油菜,杨治财雇佣工人连夜加班,没想到修好后的当天晚上,拖拉机又坏了,这回是线路,奇瑞售后人员过来解决了,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——拖拉机的排气管断了,“那个声音大的吓人,简直是超分贝。”杨治财已第三次拨通奇瑞售后的电话,这一回,售后人员称此项不在维修范围内,而是发动机厂家的事。
  
  在经过前后四次大修后,杨治财已经筋疲力尽。为了赶时间,无奈之下,他只能请别人的拖拉机来犁地。
  
  晋家发是农机老手,但他对奇瑞农机也有些束手无策“这种拖拉机用起来提心吊胆的,水温特别容易升高,并且很快开壶。”
  
  晋家发称,奇瑞拖拉机的负荷大、动力跟不上,无法加油门,所以没办法干重活,即使你加油门了,但是温度超高车子也没法走。
  
  被耽误的农忙季节
  
  “请别人的机器挑大梁,但是费用特别高,因为别人看到你家有机子,本来是50元一亩的犁地成本,他们开价到70元。”杨治财说。
  
  6月6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现场看到,杨治财的这台拖拉机虽然使用不到一年,但全身伤痕累累,多处有焊接的痕迹。
  
  记者看到,这台农机的机身处,贴着“中国农业部推广证”。正是这个推广证,成了杨治财无法退货的理由。杨治财说,奇瑞说了这个机器达不到退还的要求,是合格的,“他们说有三包证只能换零件。”
  
  “奇瑞的售后人员没有干过农活,不知道农民的苦,不知道在农忙季节时间多么宝贵。”事实上,在去年农忙完之后,杨治财便开始四处寻求解决的办法。
  
  2012年10月23日,杨治财找到当涂县农委,农委派人进行了协调。当涂县农委出具的“奇瑞拖拉机质量纠纷投诉调解结论”显示,农委依据《农业机械产品修理更换、退货责任规定》分两次进行了调解,因双方分歧较大,未能达成协议。
  
  农机局称只负责协调
  
  在当涂县,出问题的农机远不止杨治财的那一辆,在鼎盛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广场上,停放着16辆奇瑞牌的拖拉机,这些拖拉机有使用过的痕迹,另外,每辆都有国家补贴的编号。
  
  鼎盛公司的有关负责人也证实,这些都是有问题的拖拉机,“退回来这么多机子,我们经销商也有损失,所以肯定要找厂家。”他强调,是生产厂家车子的问题,“而不是我们卖的有问题,经销商也是受害者。”
  
  现场一位陶姓农民也证实,因为拖拉机大规模的故障,耕王变成“坑王”,各地农民多次向有关部门表达诉求,但是问题始终无法解决。
  
  6月7日,记者跟随杨治财到县农委农机局,在不知记者真实身份的情况下,双方进行了半个小时的沟通。农机局有关负责人士说:“一个买机子,一个卖机子,我们作为农机管理部门,无法管你买哪个机子。作为政府职能部门,出了问题只能调解。”
  
  当杨问到,这些机子上了政府补贴名录,能找奇瑞吗?该负责人称:“奇瑞农机上了政府补贴名录是上级的规定,不是机子好就有补贴,机子不好就没有补贴,这没有任何矛盾。”
百家乐游戏更多文章来源:http://www.ssflzx.com/baccarat/
分享到: